.:. 草榴社区 » 成人文学交流区 » 春节打牌引发的乱伦
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
--> 本页主题: 春节打牌引发的乱伦
milaoshu6688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
威望: 2 點
金钱: 13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0-28


春节打牌引发的乱伦



第一次发帖,不知道格式妥不妥,望管理谅解,
游荡了6年之久的我,终于上岸了。先感谢渡我上岸的老哥。会一直支持小草。
腊月二十六那天,我和女友茜茜回到老家。姐姐和姐夫也在昨天刚刚从厦门回来,爸爸妈妈见到我们很高兴。尤其爸爸,见我领会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眼珠子都直了。
  姐姐比我大五岁,现是一中学教师,姐夫在电力部门工作。
  我今年二十岁,大四学生,茜茜是我一个系不一个班的同学,早让我泡上床了,她的小屄很紧,也很深,做起来很舒服。  爸爸其实是我的后爸,是一家公司的公司的经理,过年也五十岁了吧。妈妈今年才四十六岁,头发染成流行的淡黄色,身体很丰腴,看上去也很年轻。
  见面无非聊聊彼此的工作、生活,很快就没什么话题了。这是一个很封闭的县城,我们也没有别的什么亲戚,看来这个寒假漫长而且枯燥了。
  晚上爸爸提议我们玩牌,勾几是我们这边很流行的一个牌,我们都很喜欢。六个人,正好一桌。光玩牌没什么彩头也没什么意思,玩了几把钱后,妈妈不乐意了,说这样赢来赢去都是自家的钱,没意思。可是以什么为彩头呢?爸爸说,最好来点刺激的。可什么叫刺激呢?
  姐夫提了个建议:脱衣服。也就是头科要给大拉脱一件衣服。我们听了面面相觑。
  爸爸说我们还是民主表决吧,少数服从多数。
  於是我们制作了几张卡片,为了不泄漏笔迹,都在上面写上:同意,不同意,弃权叁个选择,在后面打勾,不记名投票。 我无所谓,但想到里面有我的妈妈和我的姐姐,还是投了弃权。结果是四票同意,一票反对,一票弃权通过。
  我看了妈妈和姐姐一眼,她们哪个投了同意?姐姐一脸不屑,好像是不同意,可是妈妈为什么会同意?
  游戏开始了,叁个女士一伙,我们叁个男士一伙。各自以自己的老婆为对头。每个男人的身边是另外两个女人。爸爸看上去很兴奋,一个劲看我的女友茜茜,姐夫也是,他看的是我的妈妈。真是奇怪。
  第一局爸爸头科,妈妈大拉,爸爸给妈妈脱去了一件外衣。冬天穿得这么多,真不怕脱,呵呵。
  第二局姐姐头科,爸爸大拉,姐姐也给爸爸脱去了一件外衣。屋内这么暖和,即使不打牌也想脱了。
  很快爸爸脱得只剩一个裤头,姐夫除了裤头还有一件背心,我还有叁件没脱。女士那边就更惨了,姐姐还有四件没脱,妈妈只剩下乳罩和裤头了,我可怜的女友茜茜,只剩下一件内裤了。不行,我得救救我的女友啊。不过茜茜看上去无所谓。
  又来了几局,爸爸已脱光了,他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的,又细又长。妈妈也脱光了,不过她说冷,披上了一件毛毯,不过偶尔能看到一堆浓密的阴毛,姐姐还有一件内裤没脱。茜茜这个疯丫头在我的保护下,还没脱下最后一件,不过两个奶子一晃一晃的,诱死人了。我也脱光了,龟头亮晶晶的,不由自主网上翘。姐夫也脱光了,他的鸡巴真大。茜茜偷着看了几眼,我心里就吃醋得不得了。
  这一局是姐姐输了,该由我给她脱。姐姐说什么也不同意。有点冷场了。其实我也有点发毛,毕竟是我的亲姐姐嘛。最后还是爸爸发言了,说下不为例吧,你看你妈妈都脱了,再来最后一局了,输了的必须要脱的。
  最后一局茜茜又当大拉了,由爸爸给她脱。爸爸的手很颤抖,茜茜有点紧张,靠着我,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。
  爸爸的手轻轻把她的蕾丝内裤脱到膝盖处,还很快地在她的阴毛上摸了一把。姐夫说不行,必须完全脱下来才算数,於是茜茜仰坐在沙发上,把腿举高了。她的阴毛很茂盛,我知道,可是,可是这个小淫妇的小屄竟然开始流水了。
  游戏结束了,我们回到了各自的房间。爸爸妈妈在主卧,有一个房间是给我留的。还有一个书房,爸爸妈妈提前收拾了下,作为姐姐姐夫的房间。
  想到茜茜的骚样,我不仅心里来气。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。没想到茜茜比我想象的还骚,一到床上就大劈开腿让我操。里面早就流水泛滥了,我一边操一边问:小骚货,今晚发情了?是不是看到爸爸的大鸡巴了?还是看到姐夫的大鸡巴?茜茜不回答,只是闷骚着浪叫,插死我,哥哥,插死我,好哥哥,我想要……在那么闷热的阴道里,我没能坚持多久就一泻如注,射在她的小屄里。
  腊月二十七第二天还是打牌,因为我们这边实在没有别的什么可玩。
  爸爸说我们换个玩法吧,老一种玩法太枯燥。姐夫附和,说最好是每天都换个玩法。我不知道怎么表态。
  姐夫的建议是打分,头科6 分,二科5 分,以此类推,大拉1 分。十五局後两口子分数最低的要当众做爱,其他人参观。
  依旧是投票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。
  我觉得好玩,反正是两口子做爱,无所谓了,就投了同意票。
  结果仍是四票同意,一票反对,一票弃权通过。
  姐夫和爸爸是老色鬼了,肯定是同意票。姐姐还是一脸不屑,估计是反对票。另一个同意票是谁投的?茜茜还是妈妈?看茜茜那个骚样,是她没错,真是欠操。妈妈为什么没投反对呢?搞不懂。
  游戏开始了,还是昨天那个坐法。
  一轮下来,我和茜茜输了。我心里也有点打鼓,但还是装作很有勇气的样子,对茜茜做出一个邀请的的姿态。茜茜反而害羞了,扭扭捏捏得不肯。我开玩笑地说,如果你违背公约,我可要当众强奸你了? 茜茜借故回到了房间,我悄悄跟过去,怎么不好意思了?茜茜点头。
  我说你是不是想看别人的春宫秀,就投了同意票?茜茜点头。我说又不是跟别人做爱,我是你老公嘛,围观的也不是别人,都是我的家人,有什么害羞的?茜茜小声说,这跟牲畜有什么区别啊?
  我继续劝她,咱们一起看毛片的时候多刺激啊,现在有别人看着肯定更刺激的,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?再说,如果我们不带头,别人还怎么继续啊?
  茜茜被我说服了。但她只同意以正常姿势做爱,而且要求我快点。我们表演的舞台是客厅中间的沙发。爸爸妈妈和姐夫还在那边说话,姐姐好像回房间了。我给茜茜轻轻脱光了衣服,一幅玉体横陈在面前。茜茜闭着眼,仿佛睡了。爸爸在沙发的侧后,能一眼看到茜茜小屄的位置。姐夫在边上,接我脱下来的衣服,妈妈在另一边打着毛衣,不时往这边瞅几眼。
  茜茜的小屄太嫩了,阴毛稀稀疏疏。大小阴唇红红嫩嫩,象一个肥馒头。我用手撑开她的阴唇,露出阴蒂和阴道,用舌头轻轻地舔了几下,阴蒂就迅速扩大了,阴道我已进出无数次了,这时已开始流出淫水,滑滑腻腻的,我吸啜了几口,茜茜好像梦醒了一样开始呻吟。我把早已坚硬如铁的鸡巴轻轻抵到小屄的口,插了进去。茜茜颤抖了一下。我把她的左腿放到肩上,开始狠狠抽插起来。茜茜也不由自主地的呻吟着,嘴里含糊不清地叫着,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一想到有别人看着,尤其我的妈妈看着,操自己的女人,我就兴奋不已。我今天竟然这么坚强,二十分钟过去了,还没有要射的意思。茜茜早被我操得死去活来,忘记了周围还有别人。不行啊,我得赶快射出来,要不茜茜回头不饶我的。可是我越想射,就越射不了。我把茜茜反过来,从后面干了数百下,还是射不了。最后我对茜茜说,我射不出来,要不你来上面吧,茜茜早就醉眼迷离了,翻身坐在我身上,她最擅长的姿势,张大着最,眯着眼,一上一下地操起来,真是太爽了。最后我大吼一声射在她的小屄里。
  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,茜茜也是,她的小屄开始往外流我射进去的精液。爸爸说别弄脏了沙发,赶紧取了一块卫生纸堵住茜茜的阴道,轻轻地擦拭。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来了,看她一脸惊奇的样子好像不相信似的。是不相信我这么能干吗?天哪,整整四十分钟。妈妈也不时盯着我的鸡巴,难怪,已经泄气了的鸡巴这么大。
  然后我们又玩了一轮,这一次是爸爸妈妈输了。
  因为有我们的带头,爸爸妈妈也不好推辞,很快就开始了。
  妈妈的小屄露出来的时候,我不仅睁大了眼睛,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吗?妈妈的阴毛很茂盛,阴唇有点发黑,这应该是爸爸鸡巴的功劳。拔开阴唇,里面红红的,我的鸡巴不自觉又硬起来了。
  他们也是熟门旧路,很快,妈妈呻吟起来,特诱人。姐夫脑袋一个劲往上凑,好像非要看清爸爸的大鸡巴怎么插入妈妈的小屄似的。妈妈好像这个姿势不舒服,姐夫就上去握住她的手。妈妈睁开眼睛,看着姐夫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。茜茜好像对爸爸的鸡巴很感性趣,也凑上前去,爸爸开始显摆了,每一下都插到妈妈的花心深处。妈妈的阴道明显很短,而且宽大,而爸爸的鸡巴细而且长,所以很容易插到花心,但感觉上就差多了。倒是跟姐夫的鸡巴很般配,因为姐夫的鸡巴又粗又短。爸爸的细而长,要是跟茜茜的小屄来一回肯定很合适,茜茜常说我的鸡巴粗,还不够长,经常让她到不了性高潮。
  姐姐端着一杯咖啡,站在我的身边,静静地看着,好像也很感性趣。爸爸妈妈最后是以正常姿势到高潮的,高潮后的妈妈双颊红润,象喝了酒一样。她看姐夫的眼光很特别,让我感觉她们之间好像总有点什么。
  腊月二十八今天还是打牌,不过玩法又变了,也更刺激了。
  今天的玩法是大拉要给头科舔舔。舔哪里?不用说你也能想到。不过为了避免尴尬,也就是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之间这种嫌疑,如果是同性的话,改由二拉,以此类推。
  依旧民主投票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。
  我想到可能要让妈妈或姐姐来舔我的鸡巴,就感觉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也不好拂了大家的兴,就投了弃权。结果是叁票同意,两票弃权,一票反对通过。
  不用猜,反对肯定是姐姐,另一张弃权是妈妈。茜茜这个骚比,最喜欢别人舔她的小屄了。为了方便,我们统一把内裤去掉,姐姐虽然反对,最后也同意了。
  第一局妈妈头科,姐姐大拉,没办法,改由二拉姐夫了。妈妈拿捏了一下,就张开腿露出小屄,姐夫早凑上去了,又吸又舔。时间限定一分钟,姐夫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  第二局爸爸头科,姐姐大拉。姐姐不干了,想退出游戏。姐夫当时就急了,妈妈在边上劝姐姐,说做做样子就行,姐姐只好拿舌头在爸爸鸡巴上舔了一圈完事。
  第叁局我头科,妈妈大拉。我很不好意思,妈妈已过来了,说从我小时候就见多了,不过这么多年不见,我的鸡巴变得又粗又大,还是出乎她的意料的。妈妈含我的鸡巴在嘴里,吸吮了几下也算过去。
  第四局茜茜头科,爸爸大拉。爸爸明显是想舔舔茜茜的小屄,因为最后还没打完他就甩牌认输了。爸爸对茜茜的小嫩屄很有瘾,竟然舔了两分钟,舔得茜茜偎在我怀里,上气不接下气。
  第五局,姐姐头科,我大拉。姐姐还是扭捏不肯,我当然也不敢硬凑,不过我对姐姐很感性趣是真的,我也知道姐姐很喜欢我是真的。最后姐姐怔怔地看着我,同意了。姐姐的小屄应该说是我见到的最美的屄,很嫩,很丰满,屄口紧紧夹着,阴毛稀疏。我把舌头抵在姐姐的屄上,竟然感觉有些反应,我的鸡巴很硬了,真想不顾一切插进姐姐的屄里。可是我不敢,我只有老老实实地舔姐姐的屄,我的舌头在姐姐的屁眼上也掠了几下,感觉姐姐的屄抽搐了一下。
  第六局爸爸头科,妈妈大拉。妈妈给爸爸舔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敷衍,为什么呢?
  第七局,妈妈头科,茜茜大拉,改由我这个二拉给妈妈舔。妈妈的小屄有点蘑菇的味道,舔的时候我的鸡巴又硬了,被茜茜恶作剧地捉了过去,她们都笑了……这一天我们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半。回到卧室,我按捺不住地摁住茜茜搞了一顿。茜茜被我搞得死去活来了,还不忘跟我开玩笑:我想让你爸爸操我,我喜欢他的鸡巴……腊月二十九还是昨天那个玩法,不过要求更进了一步,要求大拉必须要让头科射出来或者到性高潮。
  投票表决,五票同意,一票弃权通过。
  看来昨天那种玩法太不爽了,让人心痒而又发泄不出来,憋死人了。不用说,姐姐又是弃权。当老师的就是为人师表啊。
  第一局,竟然是爸爸头科,姐姐大拉。姐姐又要作势退出,茜茜说,姐姐,要不我替你吧。爸爸当然很高兴了。茜茜的舌功果然利害,不一会就让爸爸缴枪了,射了她一嘴白沫。
  第二局,姐夫头科,我大拉,该由二拉茜茜来。茜茜仟仟细手,不一会就捋得姐夫缴枪。不过姐夫没射,他的眼光一直看着妈妈,而妈妈也好像很吃醋的样子。
  第叁局,妈妈先跑了头科,然后紧张地看爸爸和姐夫最后的追逐。爸爸也许能感觉到姐夫和妈妈之间的默契,很卖力地把姐夫打沉了。那边妈妈早劈开大腿,等着姐夫了。姐夫开始舔妈妈的小屄,妈妈的流水泛滥得很,就是不缴枪。最后姐夫无可奈何地看了爸爸和姐姐一眼,掏出他的大鸡巴。姐姐不高兴了,你想操我的妈妈你的岳母吗?这是乱伦啊。
  大家都沉默不语。爸爸低着头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妈妈有点害羞得夹紧了腿,淫水还在潺潺地流着。茜茜说话了,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能算乱伦吗?规则说要让头科到性高潮可用任何办法呢。姐姐不说话了,因为她知道她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。
  於是姐夫就把他的大鸡巴缓缓地插入到妈妈的屄里。等拔出来的时候,妈妈的屄里同时开始往外泛着白浆。到没到性高潮只有妈妈知道了。
  第四局是爸爸头科,茜茜大拉。爸爸因为刚才射过了一次,这次茜茜用舌头怎么舔也不投降了。茜茜悄悄问我怎么办,我说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於是茜茜就让爸爸躺下,然后一屁股坐上去了。舒服得爸爸象头大肥猪一样叫唤。最后爸爸也没射就投降了,估计是惜香怜玉吧。
  第五局是妈妈头科,我大拉。我感觉非常窘迫。妈妈的小屄里还流着姐夫的精液,我可不想舔,难道让我把大鸡巴插入到妈妈的小屄了?她可是我的亲生母亲啊?我犹豫着,妈妈也在犹豫着,姐姐也非常生气的样子。可是规则不能破啊。爸爸无所谓,他已经在我女友的小屄里得到满足了,巴不得看这出乱伦的活春宫呢?姐夫脸色有点难看,好像妈妈是他的势力范围似的。茜茜这个小淫妇太坏了,拍着手催促我。
  最后还是爸爸说话了,要不做做样子吧。然后又象是安慰姐姐似的说,只要不真插进你妈妈的屄里就是不时乱伦的。
  妈妈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摆正了身体等我付上去。我把鸡巴竖着夹在妈妈的屄上,并没有插进她的阴道,我还特意抬高了腿让姐姐她们看看。然后就开始上下运动,实际上是让鸡巴在屄附近尤其是大腿跟的摩擦产生快感。我不敢看妈妈,妈妈也不看我,只是扶着我的肩膀,头侧着,眯缝着眼。
  这时鸡巴和屄的纯粹的摩擦运动,我们的腿交织着,两个大园屁股盖在一起,很刺激,用一个成语来说就是“磨屄蹭屌”。
  茜茜这个死丫头还笑嘻嘻地过来看我们的结合处是不是真插进去了。姐夫很紧张,姐姐好像也很难受的样子。
  开始的时候我们确实只是在磨屄蹭屌,但妈妈的屄里淫水太多了,小屄口很滑润,结果不小心,我的大鸡巴竟然真得插进去了。妈妈不由惊恐地睁大了眼睛。好在我们的身体合在一起,别人看不出来。妈妈也不敢叫。妈妈的屄里太温暖了,我一进来就想射精。於是我借助惯性运动将鸡巴甩出妈妈的屄,同时一股精液喷泻而出,射在妈妈的屁眼附近。而对他们来说,这正好给了我一个不在现场的证明。妈妈推辞说到高潮了,我们的表演才结束。
  说实话,这种玩法打牌的时间还不如表演的时间长,真到高潮假到高潮别人也看不出来,也没多大意思。不过旁观的人可能收益最大,因为看别人性交确实太刺激了。我们玩到凌晨才结束。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局,我头科,姐姐却当了大拉,我看好像是爸爸故意使坏,因为姐姐一直不是很配合?
  本来我想最后一局了就算了,姐姐稍犹豫了一下却走过来。我已射过一次了你用手就能让我高潮?不过姐姐的手确实很温柔,见我没反应姐姐又犹豫了下把我的鸡巴放到她的嘴里去。在她湿热的嘴里我的鸡巴又硬起来。姐姐很小心地给我口交着,最后我忍不住把剩余的精液都射出来,因为她含得深,竟然直接射进她的喉咙,她咳了一下,吐出些来,但我看出来还是有一部分被她咽下去了。我真感动。
  那天晚上回到卧室,茜茜一个劲地问我是否真插进妈妈的屄里去了?我困死了,懒得理她。
  后续请见二楼
TOP Posted:2017-11-02 18:55 | 回楼主
狂暴野兔子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30
威望: 44 點
金钱: 50 USD
贡献: 1 點
註冊: 2015-10-15


精彩!一轮一轮~
TOP Posted:2017-11-02 20:30 | 回1楼
相看两不厌真


级别: 俠客 ( 9 )
发帖: 2175
威望: 218 點
金钱: 2175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2-27


跌宕起伏
TOP Posted:2017-11-02 20:33 | 回2楼

.:. 草榴社区 -> 成人文学交流区

快速回帖 顶端
内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签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